2017年6月

绝望的灾难 贰

我是安格。
几天前,我被一支星际巨舰的蓄力炮击中了。
今天,我醒来,发现自己失去了所有力量。
安格从病床上坐起,望了望周围。金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绝望,继而又转瞬即逝。抬起左手,那冰蓝色的辐射向四周延伸的空间操纵纹早已消失不见。手背上的熔岩色的移形换影烙印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深黑的圆点。
那是能力断绝的标志——衰弱印记。
如同枯萎的树一般,茂盛成长的能力纹失去了往日的华彩,取而代之的是那令人绝望的黑点。
“操。”
一拳砸向墙壁,山崩地裂的景象并没有出现,取而代之的是红得发肿的拳头。安格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痛苦,眼泪倾泻而出。
“好痛苦…痛苦…怎么…会这样…”
一拳一拳地猛力捶着往日如粉末一样的墙壁,却是没有丝毫变化,安格身上的绝对力量也已消失殆尽,甚至连墙壁都无法摧毁了。
没有了能力,对于安格来说几乎失去了一切,那是对于能力者最沉重,最致命的打击。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。在这个异能者称霸的世界,只有拳头才能征服,只有真正的力量才能存活。整个徒利星系,高手如云,执法者战争上,没有了力量的安格甚至抵挡不住一次攻击,便会被强大的灵能轰击爆裂而死。
“别…为什么…这样对我…”
痛恨着这个世界给他带来的不公,安格没有注意到,那乌黑得发亮的衰弱印记却隐隐地发出一丝微弱的红光。
伴随着无尽的痛苦,安格又沉沉地睡去,似乎要逃避这个世界,逃避这个不公的现实。
……
凌晨2点,一个黑影出现在301病房门口。
那是安格的御用病房。
如果有人看到,那一定会无比惊讶,黑影几乎是一闪而逝,化成一缕黑烟从门缝中钻入病房。继而又在黑暗中,那缕黑烟又逐渐变成一个人形。
这也是一个灵能拥有者!
黑影的灵能技巧似乎已经如云流水,一序列的能力没有半点生疏,并非什么等闲之辈。在徒利星系的能力评级中,那至少是个大师级强者。但即使对于强盛时期的撕裂级中期安格,大师级仅仅是蝼蚁而已。
先天的杀手警觉让安格从浅睡中惊醒,那黑影见势不妙,骤然出手,一把锋芒直击安格的心脏!
安格侧身一闪,但他没有想到,尖锐的刀刃在黑夜中忽然拐弯,又刺向他的胸膛!
“移形换影。”
安格心中冷静道出口诀,但他赫然发现——自己早已失去这个能力。
剑刃刺穿了安格脆弱的肉体,新鲜的血液喷涌而出,安格绝望了。这时,在如此近的情况,他看清了来者的面目。
黑夜潜行——瑞克罗尔。
他在10年前结束了自己的杀手行业,在坦格里斯家族主管军事部,那是父亲忠诚的下属。
“你…”
没有一丝悬念,伴随着满脸的难以置信,安格在剧痛中失去了意识,在病床上昏倒过去。
瑞克罗尔熟练地清理了现场的血迹,并将安格的尸体截肢放入尸袋,干净利落,甚至没有一点痕迹。
瑞克罗尔翻身下楼,从15米高的医院病房落在地上,如蜻蜓点水。将尸体扔入了早已准备好的焚化炉。
“任务完成。”瑞克罗尔在无线电中这样说道。

绝望的灾难 壹

一位黑发少年平和地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,无影灯晃晃地照着,苍白的脸上甚至看不见一丝生气。周围的白大褂正在紧张工作着,小心翼翼,生怕出了一点差错。
“十号刀。”
“二号血袋。”
银色的光辉在血肉中挥舞着,细致微小,轻轻地抖动,这是顶级医师能力的体现,他们拥有无限专注,让自己手术时能够排除一切干扰。
“患者心率正常,各位同事,我们成功了。”从手术中脱离出来的医师向各位宣布着这喜讯,但身上早已被汗水浸湿。
手术的顺利和成功,带来的不是欢乐,各界医学博士都松了一口气,躺在病床上的,赫然是坦格里斯家族的最优秀长子——安格·坦格里斯。强大的后台让各大医学专家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大家都不想在豪华的生活中忽然没了脑袋,或者是连渣都不剩。这全因为坦格里斯家族的家主——格列齐特·坦格里斯,是第三届执法者战争的唯一存活者。
而安格,在一次星际战争中,用他的空间操纵,拯救了这个星系。他孤身一人抵抗住了原力空间炮的所有能量。这也是安格躺在病床上的原因。


病号记录

通用历 3048.4.6 赫利斯
少爷在完成手术的第二天,就展现了惊人的恢复能力,我们没有见过康复得如此快的病人,不愧是坦格里斯家族的人,看样子少爷的苏醒还是有希望。

通用历 3048.4.7 赫利斯
这是少爷完成手术后的第三天,他的身上发生了奇异的变化。没有任何预兆的,身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,甚至越来越快,到今天晚上,他全身都看不到任何伤口!我们还没听说过少爷有如此强大的能力,仅仅听闻过他拥有空间操纵和移形换影的力量。

通用历 3048.4.8 赫利斯
四天过去了,今天真是值得庆祝的一天,也让我们松了口气。少爷居然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,这真是医学界的奇迹!不过可惜的是,留给少爷的时间似乎不多了…新一届的执法者战争马上又要开始,希望他能在开始之前达到巅峰状态。

通用历 3048.4.9 赫利斯
这是第五天。距离执法者战争只有21天了,但是…我似乎感受不到少爷身上那种强大的能量波动,是因为手术吗?大概…少爷16年的修行要重新来过了。

通用历 3048.4.10 赫利斯
六天了,少爷依旧如此,我

记录本上,字迹从这里就突然断开,笔尖的墨迹也成丝线从记事本中央一直延伸到底部。整页纸都染上了血红的痕迹,似乎鲜红的再也无法消除。在这个徒利星系中,赫利斯这位平凡的医生也永远的消失了。


“多事。”
坐在椅子上的男人,收起了身上的黑戾之气。
“果然还是个废物,经不起任何打击。”眼里闪过一丝嘲弄,又继续开始看手上的那本书。

绝望的灾难 序

考虑了很久想开这个中级坑,主要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痛苦之情,也想试试写这样的东西。
一方面是因为考试那段时间实在是难熬,压力大。另一方面也是认清了一个事实。
两情相愿可以说是不存在的,人要活在事实中。
大概就是这两个原因,让我下定决心开始写。
大概也不会是全程悲惨,也是慢慢地成长吧,后来想想,如果培养一个角色,还是非常开心的事情。
能力评级由低到高 学者级>大师级>撕裂级>动念级>主宰级>毁灭级 每个等级都有前期,中期,后期层次。越到后面,能力越多,强度越大。例如学者级的能力者只有一种能力,而帝王级强者可能有10多种甚至几十种能力。

毕业

转眼间 初三一年的忙碌时光转瞬即逝
说真的 初中时代令人陶醉 回想起来,总感觉分外的不舍。
想想大概也有一年没更新过这个博客了 再翻出来看 还是那副模样
计划大概是要去撩妹了 接着就是学习 写下自己爱写的小说 就这样度过漫长的暑假吧
当天考完试参加了谢师宴,跟喜欢的女生一起合了影 大概是满足了 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太紧张以至于手抖 光线也不太好。
考试成绩大概是7.3会出来,而志愿录取大概要到7.5 其实仔细看来 除去旅行的时间 真正的空余时间并不多 话说我写一篇文也是在云南旅行途中的
忽然想起初二的时候写过悲惨世界的浅谈篇 后来就没更新过 其实全都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没打上去…
大概就是这样了 接下来的旅行时间会努力构思自己的小说 大概是比较悲惨的吧
仔细翻阅自己以往的博文,文笔如此生疏幼稚,虽然现在也好不到哪去。初一搭建的博客,真是我的初中成长历程了,仔细想想,傻事做的还真是很多。总会自以为是地去肯定一样东西。
今天跟姐谈了一下,颇有收获,总结一句话大概就是世界上基本没有两情相愿,感情还是要靠自己争取。
不知什么时候,才能变得更加稳重啊,个人在做人处事方面总是太偏激,太心急,太焦虑,通常无法思考。
希望来年能够更好。

仅此而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