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7月

绝望的灾难 叁

安格被投入了焚化炉中,几乎是尸骨无存,而执法者战争,终于在安格的消失中到来了。
“本届执法者战争,是历年来最为盛大的一次,也是最为劲爆的一次。欢迎徒利星系的各大家族,各位居民来到赛场。”主持人如瀑布流水般地说出脑中的台词,“本届执法者战争的参赛者一共有17392名,分别来自一万五千多个不同的家族和势力个体,我们将在本次长达一年的比赛中,为大家全程实况直播赛场情况。那么废话不多说,有请坦格里斯家族家主,动念级巅峰强者——格列齐特·坦格里斯宣布本次比赛正式开始!”
伴随着热烈的掌声和无数的欢呼,这位徒利星系中最强大的男人如一棵不动的松木站在会场上,戴着金戒指的左手摆正下巴前的麦克风,格列齐特郑重地说道。
“我宣布,第四届执法者战争,正式开始!”
顿时,掌声雷动。但那个男人的脸上,仅仅是无限的冷漠,没有一丝兴奋和愉悦的情感在他木头般的脸上流露。
正在如海般的掌声当中,格列齐特脑部一阵疼痛。
“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一阵微弱的声音在格列齐特的脑海中响起,动念级强者内心一紧,眉头紧皱,但随即又舒展开来。他早已死了,早已失去了所有能力,仅仅是我过于焦虑罢了。格列齐特这样想着,很快便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。
硕大的荧幕渐渐发出深蓝的幽光,映出一串刚正的数字。
“17393/17392”
这是参赛的存活人数和总人数,当在比赛中死亡一个人,这个人数就会减少一个,直到减少到10为止,比赛时间为整整1年。
不管是台下,电视机前,飞机上的人们,都渐渐发现了屏幕上的异常。
17393,这超越了最大参赛人数。格列齐特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很快,这个数字就已经变动了,逐渐在一个个的减少。
而格列齐特在低头沉思。
实际参赛人数是根据场内的人类数量实时更新的,除非场内有工作人员,而在比赛开始前1天,场内就没有任何人类。

所以,这意味着有人越界突破次元障进入了比赛场地。这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现象,几届比赛都陆续有人尝试过强制进去场地,而一万人中最多只可能有1人成功。这越界成功的人,不是生命力超群,就是已经能轻松突破次元障的传奇强者,就连格列齐特自己也不能击破次元障。而他们被称之为—越壁者。

“这是……什么鬼地方……”带着一阵模糊而朦胧的天气,一名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这是执法者战争的比赛场地,这少年身上居然是惨不忍睹,比赛仅仅开始了三天,而这少年头发凌乱不堪,就像街边乞讨的乞丐。他身上衣衫褴褛,只剩几片布片,身上满是撕裂的痕迹,甚至有的地方露出森森白骨,一袭红色的液体缓缓滴落。他的下身更加惨烈,甚至已经血肉模糊,脚趾缺了几根,膝盖似乎都已经脱落。
金色的瞳孔在迷茫地搜索着信息,他不敢动,生怕一动就要大费元气,甚至让器官再度脱落。少年闭上了眼睛,静养着。
他感到的身体有一丝异样,他似乎渐渐浮空,像飞机遭遇了云层一样有规律地颠簸着,大脑的损伤让他失去了那份警觉意识,许久他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被人背起来了。少年睁开了他的眼睛。
那是一位蓝发少女,似乎是贵族出身,动作和气质都如皇族一般标准而柔滑,她长发及腰,身上散发着葡萄的清香,身穿着雪白色的蓝边长袍,除了少年,她还背着一根有着一颗紫色宝石的巨大法杖。她看似是一名柔弱的少女,但少年心里隐隐感受到她身上蕴含的强大力量。
很快,少年被蓝发少女放下,她日夜精心照料着这位素不相识的大男孩。
“你,想起你的名字了吗?”蓝发少女用她甜甜的声音问道。
“我……我叫……”少年沉思着,忽然灵光一闪,他的脑组织完全恢复完毕,“安格”两个字就要脱口而出,但他忽然意识到什么,顿了一下。
“我好像叫三木。”

感受吧

写这篇博客的时间,是深夜12:45
简单来说,我似乎失去了重要的人,即使从来就与我毫不相干。
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要去北大青鸟看课程,还要开工服务器。
“失去并不可怕”我这样告诉自己。
希望大家不管经历的是什么,都要以乐观的态度面对生活,不管是保护自己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,还是为了让家人,亲戚朋友安心。
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重任,不要随意去抛弃。这样想着,却是自己也做不到吧。
回想这3年初中,似乎变得模糊虚幻起来,好像从未经历过,从未存在过。我在3年的自我欺骗中度过着,现在想想还真是愚蠢。
那么,新一天的开始,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,今晚祝各位有个好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