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小说 下的文章

绝望的灾难 柒

我……在哪里?
安格睁开眼,这是一片空灵的地区,四周遍布着白色的烟气,背景深黑,但又不显得黑暗。视野内异常的明亮,安格环顾四周,发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影。
那人影正一步步朝安格走来,每一步都寂静无声,就像全息影像一般。安格无法看清他的面目,人影通体透明,散发着黑色的波纹。安格猛的想起,那波纹是他手上的,那股强烈的能量。
那股人影很快走到了安格面前,停下了均匀的步伐。
“虚空之子。”人影发出这样的声音,这并不是人类的语言,到惊奇的是,安格能够明白它的意思。
“什么?”
安格惊愕了,“虚空”一直是人们忌讳的对象,上一次人类毁灭就是因为强大虚空的力量,而这种恐怖的力量能够使生物,灵魂,或者说一切事物彻底消失。而这人影却称安格为“虚空之子”,着实让他惊讶,疑惑,甚至是恐惧,害怕。如果自己掌握了虚空之力,那一定会变成全民公敌,被全世界的人追杀。
旋即,人影居然一点点出现了表情,一双淡灰的眼睛眯着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忽然,那双眼睛又恢复了正常。
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微微上翘的嘴脸线,让安格感到一丝寒意。
“'重生者'吗……真不错呢……那就由你来继承这份力量吧。”人影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“不要!滚!”安格愤怒的站起来,“凭什么我要得到这种东……”
嘭!!
一声巨响,安格从原地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安格惊恐的看着人影,在力量爆发的一瞬间,他能感受到那强大的威压,这种力量甚至比他父亲的巅峰实力还要强得多。
“忘了告诉你,你的命是我给的。我虚空帝如果没有给你[川流不息],你怕是已经早死了千万遍了吧。多亏了那'阿芙洛针剂',不然你的身体早被虚空无限吞噬了。”

虚空帝说完,没等安格开口便隐去身形,世间的一切忽然变得耀眼起来,安格重新回到了现实。

这是……
满目疮痍的景象。
断壁残垣,灰烬满地,天空染上不祥的黑,房子早已烧得不成样子,焦炭般的朽木下还有燃烧的黑色余火。只有一根蓝色的,闪耀的法杖熠熠生辉。
安格心头一紧,泪水充斥着眼眶。
“不要……不要这样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安格的手,慌乱地搬开那一块块焦炭。猛然间,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。
啊!!!
眼中充斥着血丝,一脸的肮脏,那年轻的帅气早已消失殆尽。蓬乱的头发,在那漫天的吼叫中显得更加凄惨。
他不自觉地跪下了,泪水流了一地,衣衫褴褛。在他的面前,是那蓝发少女。
她早已不成人样,身体四分五裂,似乎被强大的能量直接轰碎。血液凌乱地挥洒着,白骨森森,还能看到露出的内脏。
她死了,被安格的虚无之力杀死。
“为什么!为什么要这样对我……我做错了什么!”安格崩溃着,自己唯一爱的人被自己亲手杀死,那是贯穿灵魂的痛苦。他举起匕首,往自己身上一刀一刀地插着,忘记了疼痛。
“快让我死吧!别再这样下去了!”他流着泪,身上的刀口汩汩地流出鲜血,但是再怎么破坏,他始终没有死去。
“你可真是个废物……安格……快死吧……”他闭着眼睛,跪在地上,头因为过度的痛苦而靠在地上。“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,你的力量还有什么用……”
……

绝望的灾难 陆

安格的身体状况在一次次地好转,死亡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这几天他不断地猎杀变异生物,一步步依靠着吞噬血肉的能力,他以他进化的经验成功从学者级后期轻松突破到了大师级中期。他隐隐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一步步接近那位蓝发少女,但是距离自己的巅峰还差的远,也就是撕裂级后期强者。
“还不够……我还要更强……”安格心里愤愤地想着,“如果只达到巅峰时期,与父亲也根本不能一战。”
安格沉思着,正想着未来的对策,忽然远处发出一声巨响,将安格从沉思中拉回现实。
从树林里狼狈地跑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奇怪的是,这位老人并不因为衰老而慢吞吞的,却跑得出奇的快。他的后面跟着一只浑身雪白的豹子,正在穷追不舍。
“成年雪原猎豹,撕裂级前期实力……或许能够一战。”安格静观其变,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机。
很快,老者在短短三秒之内被追上了,雪原猎豹一个飞扑将老者按倒在地,他的身上却是多了几道黑红色的绳索缠绕。
“超越速度。”
嗖嗖嗖!
安格破开了空气,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对猎豹出手了,这一拳打得它措手不及,巨大的力量使雪原猎豹身上发出了碎裂的声响,旋即飞出去三米远。但毕竟是成年雪原猎豹,战斗经验丰富,它迅速稳住了身形,死死地盯着安格。
安格那使出毕生精力的一拳也让他的手不好受,他的整只手都沾满了血,上面混杂着些尖锐的冰晶。
“撕裂级初期……即使是初期也还是太强大了……全力的一拳都无法将它重伤。我的超越速度不能用太多次,不然迟早要被它耗死……”安格与猎豹对峙着,谁也没有率先出手。
“接着!”远处,躺在地上的老者大喊,“注射这个你才能赢!”话音未落,一管玻璃管包装的针剂从空中飞过。安格随手一接。
没想到这一接不要紧,猎豹的眼睛顿时变得血红,一个箭步冲上来就要抢这针剂。安格见势不妙,马上意识到这不是等闲之物,顿时将这针剂打入了自己的身体。
这针剂内的液体瞬间流入安格体内,在血管中欢快地奔跑着,马上到达了脑内。安格的意识一点点变得模糊,连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便晕了过去。
雪原猎豹见状,恼怒万分,想要的东西被人抢了,而且还被人喝了。它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一掌落在倒下的安格身上。
轰!!!
猎豹掌下顿时发出巨响,力量的余烬甚至波及到几十米外,刮得周围的树木都被压弯了枝干,离得近的大树甚至被拦腰折断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金色之瞳猛的睁开,迅速审视着周围的环境。
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做什么?
安格从床上迅速坐起,等待着自己记忆的一步步恢复。
这是一间古朴的房间,跟现代的建筑比起来相差甚远。它由细原木堆砌而成,用坚韧的藤条一根根编制起来做成围墙,原木之间生了点点青苔,甚至还有藤蔓从中间伸出来出来。窗户上精心放置了一束束鲜花,一道道柔和的阳光从外面发散进来。
噢……这是……
安格的心中猛然一跳,努力地回想着房子的主人。忽然,一声“吱呀”的门声打断了安格的思绪,同样回答了安格心中的疑问。
那是他朝思暮想的蓝发的少女。
少女手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药,显得有些意外。继而脸上浮现出欣慰的微笑,她的眼角闪着点点泪光。
“你……终于醒了……”
“我……又被你救了……”安格苦笑着说道,低头看着手中那碗中药。忽然,他脸色大变。
只见他的手隐隐飘过黑色的流光,手指已经变成半透明的状态。上面的流光凝聚起来,刹那间,一道极强的光线暴射而出,安格又一次昏了过去。

绝望的灾难 伍

好痛啊,真是痛苦。
快醒过来啊,快点活过来,我还要复仇啊……
被撕碎的安格化为了灵识,处于一个黑暗的世界中。撕裂和粉碎的痛感无时无刻传遍了安格的身体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经历着巨大的痛苦,像古代的海刑,将活人一点一点剁成肉酱,或是生生剥下人皮。那种剧痛是持续而长久的。
没想到……居然这么痛苦……好痛,真的好痛……
这是安格在经历手术以后的最大收获,他在濒死之时失去了他原有的超强能力,但是他确是在巨大痛苦之后觉醒了一个新的能力—[川流不息],这个能力目前在世界内都没有任何记载,如果加入了世界评级,或许是一个(狂)级能力。
[川流不息]能够给能力持有者提供永恒的生命力,接近不死的状态,只要能力者还有灵能残留,那么使用者就不会死亡,不管在多大的打击都会基因重组而复生。但是会对使用者造成极大的痛苦,以至于安格的(强)级意志力也无法抵挡。
在这个世界中,世界能力委员会对所有能力进行评级,从高到低分别是(狂)(裂)(强)(冲)(穿),而意志力,精神力以及各种技艺的评级也是按这个分类。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安格仍在巨大的痛苦中挣扎着,但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渐渐变轻,到最后变得极其微小了。
朦胧的眼皮渐渐睁开,金色的瞳孔又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。血肉模糊的安格终于复生,这次的安格,四周的血肉凝结的速度明显加快了。
「速度是战力的本源」
「阻力阻挡速度的提升」
「破开空气,便能超越速度」
「……」
六个小时后,安格重新站了起来,眼中多了一份坚毅和镇定。他猛的发现自己已习得了一个新的能力—[超越速度]。
“原来那只疾风狼也是因为拥有这个能力,才能跟猛虎抗衡周旋,但那只猛虎实在太过于强大,我甚至没有见过这种变异生物。”安格静静地想着,“如果这变异生物发展起来,将来一定会是一个令所有人恐惧甚至毁灭一切的存在。”
话说这猛虎拥有翡翠的鳞片外裹,四肢都化为透明的晶体,隐隐看那锋利得似乎能撕裂空间,背上生长着和瞳孔一样颜色的紫色羽毛翅膀,只是还未发育完成。
安格尝试着新得到的能力,发现自己无法用它发挥成疾风狼那般强大,最大的能力也就只把自身的速度提升了一点点。
“或许是还没有领悟超越速度的真谛……”
即使如此,安格也依然浑身战栗,不是因为恐惧,而是因为激动。这次的冒险,安格收获的不仅仅是[超越速度]和身体素质,还有那迅速变强的特殊方法。

安格继续游行着,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一次次的死亡以后,渐渐变得灰黑。

“这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齐格列特激动的一掌拍桌,直接将钢制的桌子拍得粉碎,他从椅子上站起,环境的昏暗让人看不清齐格列特脸上的表情。他不安地在办公室踱步,忽然他想起了什么,他缓缓抬起头,眼中暗银色的瞳孔在黑夜中格外明亮。
“让瑞克罗尔过来。”齐格列特这样吩咐道。
许久,一道健硕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,他正要开口询问,却被齐格列特的话打断了思路。
“你,死吧。”
话音未落,数十道暗银色的锋芒便直直冲向满是惊恐的瑞克罗尔,速度快得隐隐有撕裂时间的迹象,能量凝聚的锋芒周围的空间甚至被这利器带着流动而扭曲,其中恐怖的蕴含另任何一个人都望而生畏。
这就是主宰级巅峰强者的力量!
仅仅是一点小手段便使瑞克罗尔狼狈不堪,他用尽了浑身解数,躲开了那恐怖的锋芒攻击,因为他知道,如果无动于衷,自己恐怕会在那能量中被吞噬,同化,以至于尸骨无存。
“背叛者,为什么。”
“你杀不了我的。”瑞克罗尔喘着粗气,双手撑膝盖,这位顶尖军事管理者从未如此狼狈过。他为了躲开这一击已耗尽体力,此时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还要虚弱。
齐格列特微微回头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他意念一动,左眼中顿时由银色瞳孔变为深蓝的漩涡,就像要吞噬一切,卷走尘埃。深蓝的眼球看向瑞克罗尔,心里猛的一震。
“居然……”齐格列特表面平静,但内心早已排山倒海。
“哈哈,您杀不死我的,想必您的灵视之眼早已发现,这是安培大人的次元障啊。”瑞克罗尔眼中闪过一丝嘲弄,闹中甚至已经在计算着逃跑的路线,他甚至不惧齐格列特的下一次攻击。
“……区区一个大师级,不过是有点手段罢了。杀你,易如反掌。”齐格列特眼中闪过一丝不屑,话音刚落,他右手紧缚着的绷带瞬间炸裂,露出一只无暇透明的手,甚至能够穿过手掌看到背后的景象。上面不时划过淡淡微光。
瑞克罗尔见到这景象,面容早已没有之前的镇定和不屑,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来的恐慌,那是即死之人的表情。
“虚空能量……你这是在背叛人类!”瑞克罗尔怒吼道,绝望和悲痛已填满了他的内心,在虚空的威胁下,人类引以为傲的次元障也显得黯然失色,这是超越一切的力量,唯有时间能与之抗衡。
瑞克罗尔渐渐地消逝着,一点点化为尘埃,这强大的刺客也将不复存在。
齐格列特重新束缚了右手,脑中浮现出那可怕的身影,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杀意。

绝望的灾难 肆

“我……明天就离开这里,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,将来我一定报答这救命之恩。”
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,安格收拾好了行李,这样说道。
蓝发少女略微有些惊讶,眉头微蹙。
“但是你的伤……”
“我的伤不要紧,我不能在你的庇护下苟活。我来这是为了复仇……总有一天我会牵连到你。我心意已决,请不要再劝我了。”
蓝发少女显得有些失望,但贵族的礼教让她迅速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她从袋子里掏出一条似乎是玻璃制成的透明项链,仔细看来,那上面镶嵌着细碎的六边形宝石,在烛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。
“这是我自己做的项链,能保佑你平安。”
安格一顿,最终还是接过项链。

“将来我三木一定报答这永世恩情。”

安格离开了蓝发少女的家,却是迷失了方向。对于如何复仇,如何赢得比赛的胜利,他没有半点信心,更没有半点打算。没有人能在短短一年的比赛时间内进行能力成长,而历届的执法者大赛,只有第一名拥有压倒性的实力,能够以一抵九还绰绰有余。而第二名以后的人,在执法者大赛结束后,通常以残疾和失去能力告终。
安格如一具行尸走肉般流浪着,饿食草根,渴饮泥水。却是日夜想念着那娇小的丽影,直到……那只变异生物的出现。
两米高的草丛中隐约传来一丝躁动,安格不禁紧绷了神经。那股躁动并不是什么野生动物所能制造的,两只生物所到之处便是寸草不生。移动的速度之快,以至于发出一阵阵的旋风,将边上的草丛压低了头颅。
很快,安格发现那比想象中的更加危险。两只生物并不是在决斗,却是一只虎在对一只狼进行单方面的碾压!
很快,风暴渐渐平息了,安格慢慢走进,发现那里只剩下一具被撕碎成几片的尸体,周围都布满了血和枯草落叶的混合物。尸体已经被撕裂成一片片肉块,甚至看不出是什么生物的尸体,但却能看到尸体旁一片片翡翠色的鳞片发出淡银色的光芒。
不知不觉间,安格惊恐的发现自己距离这尸体却是只剩50米远,那是生物本能在推动着自己前进,他的双眼放出微弱的金光,就好像饿狼对于食物的渴望。
此时的安格,确是对这尸体充满无限渴望,他猛然发现自己的双腿已不受自己的控制,开始飞奔起来。
吃!吃!吃!
安格脑中被这欲望完全占据了身体,开始大快朵颐起来,如同一只猛兽一般进食,手脚并用,甚至开始直接伸头埋在肉堆中啃食。安格在以后的生活中想起,还隐隐后怕。
很快,暴食的安格结束了进食,瞳孔从亮金色又回到了原来的暗金色。
刹那间,风吹草动,但安格发现那并不是风吹,而是生物的飞奔。他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—那一定是捕猎的猛虎回来搜刮猎物了!
来不及多想,安格拔腿就跑,但那猛虎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越常人,或许只有全盛时期的安格能够与之媲美。随着音爆一步步的逼近,只在那电光火石之间,安格的双目对上了那暗紫色的眸子。
那是一种看待猎物的轻蔑,甚至没有半点对于食物被偷走的恼怒,安格因为恐惧和紧张,霎时全身血液都开始滚滚流动,脑中甚至回响着浩荡的回声,如巨浪拍击沙滩,猛江冲撞峭壁。正当安格准备用尽全力打出致命一拳的时候,天空中爆出了灿烂的血花。
安格被撕碎了,败得那样干脆利落,仅仅一个照面便瞬间被秒杀。这是一场没有平衡可言的战斗,就如狼与这虎的战斗一样。
而执法者大赛,也是这样的世界。

绝望的灾难 叁

安格被投入了焚化炉中,几乎是尸骨无存,而执法者战争,终于在安格的消失中到来了。
“本届执法者战争,是历年来最为盛大的一次,也是最为劲爆的一次。欢迎徒利星系的各大家族,各位居民来到赛场。”主持人如瀑布流水般地说出脑中的台词,“本届执法者战争的参赛者一共有17392名,分别来自一万五千多个不同的家族和势力个体,我们将在本次长达一年的比赛中,为大家全程实况直播赛场情况。那么废话不多说,有请坦格里斯家族家主,动念级巅峰强者——格列齐特·坦格里斯宣布本次比赛正式开始!”
伴随着热烈的掌声和无数的欢呼,这位徒利星系中最强大的男人如一棵不动的松木站在会场上,戴着金戒指的左手摆正下巴前的麦克风,格列齐特郑重地说道。
“我宣布,第四届执法者战争,正式开始!”
顿时,掌声雷动。但那个男人的脸上,仅仅是无限的冷漠,没有一丝兴奋和愉悦的情感在他木头般的脸上流露。
正在如海般的掌声当中,格列齐特脑部一阵疼痛。
“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一阵微弱的声音在格列齐特的脑海中响起,动念级强者内心一紧,眉头紧皱,但随即又舒展开来。他早已死了,早已失去了所有能力,仅仅是我过于焦虑罢了。格列齐特这样想着,很快便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。
硕大的荧幕渐渐发出深蓝的幽光,映出一串刚正的数字。
“17393/17392”
这是参赛的存活人数和总人数,当在比赛中死亡一个人,这个人数就会减少一个,直到减少到10为止,比赛时间为整整1年。
不管是台下,电视机前,飞机上的人们,都渐渐发现了屏幕上的异常。
17393,这超越了最大参赛人数。格列齐特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很快,这个数字就已经变动了,逐渐在一个个的减少。
而格列齐特在低头沉思。
实际参赛人数是根据场内的人类数量实时更新的,除非场内有工作人员,而在比赛开始前1天,场内就没有任何人类。

所以,这意味着有人越界突破次元障进入了比赛场地。这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现象,几届比赛都陆续有人尝试过强制进去场地,而一万人中最多只可能有1人成功。这越界成功的人,不是生命力超群,就是已经能轻松突破次元障的传奇强者,就连格列齐特自己也不能击破次元障。而他们被称之为—越壁者。

“这是……什么鬼地方……”带着一阵模糊而朦胧的天气,一名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这是执法者战争的比赛场地,这少年身上居然是惨不忍睹,比赛仅仅开始了三天,而这少年头发凌乱不堪,就像街边乞讨的乞丐。他身上衣衫褴褛,只剩几片布片,身上满是撕裂的痕迹,甚至有的地方露出森森白骨,一袭红色的液体缓缓滴落。他的下身更加惨烈,甚至已经血肉模糊,脚趾缺了几根,膝盖似乎都已经脱落。
金色的瞳孔在迷茫地搜索着信息,他不敢动,生怕一动就要大费元气,甚至让器官再度脱落。少年闭上了眼睛,静养着。
他感到的身体有一丝异样,他似乎渐渐浮空,像飞机遭遇了云层一样有规律地颠簸着,大脑的损伤让他失去了那份警觉意识,许久他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被人背起来了。少年睁开了他的眼睛。
那是一位蓝发少女,似乎是贵族出身,动作和气质都如皇族一般标准而柔滑,她长发及腰,身上散发着葡萄的清香,身穿着雪白色的蓝边长袍,除了少年,她还背着一根有着一颗紫色宝石的巨大法杖。她看似是一名柔弱的少女,但少年心里隐隐感受到她身上蕴含的强大力量。
很快,少年被蓝发少女放下,她日夜精心照料着这位素不相识的大男孩。
“你,想起你的名字了吗?”蓝发少女用她甜甜的声音问道。
“我……我叫……”少年沉思着,忽然灵光一闪,他的脑组织完全恢复完毕,“安格”两个字就要脱口而出,但他忽然意识到什么,顿了一下。
“我好像叫三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