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

绝望的灾难 伍

好痛啊,真是痛苦。
快醒过来啊,快点活过来,我还要复仇啊……
被撕碎的安格化为了灵识,处于一个黑暗的世界中。撕裂和粉碎的痛感无时无刻传遍了安格的身体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经历着巨大的痛苦,像古代的海刑,将活人一点一点剁成肉酱,或是生生剥下人皮。那种剧痛是持续而长久的。
没想到……居然这么痛苦……好痛,真的好痛……
这是安格在经历手术以后的最大收获,他在濒死之时失去了他原有的超强能力,但是他确是在巨大痛苦之后觉醒了一个新的能力—[川流不息],这个能力目前在世界内都没有任何记载,如果加入了世界评级,或许是一个(狂)级能力。
[川流不息]能够给能力持有者提供永恒的生命力,接近不死的状态,只要能力者还有灵能残留,那么使用者就不会死亡,不管在多大的打击都会基因重组而复生。但是会对使用者造成极大的痛苦,以至于安格的(强)级意志力也无法抵挡。
在这个世界中,世界能力委员会对所有能力进行评级,从高到低分别是(狂)(裂)(强)(冲)(穿),而意志力,精神力以及各种技艺的评级也是按这个分类。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安格仍在巨大的痛苦中挣扎着,但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渐渐变轻,到最后变得极其微小了。
朦胧的眼皮渐渐睁开,金色的瞳孔又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。血肉模糊的安格终于复生,这次的安格,四周的血肉凝结的速度明显加快了。
「速度是战力的本源」
「阻力阻挡速度的提升」
「破开空气,便能超越速度」
「……」
六个小时后,安格重新站了起来,眼中多了一份坚毅和镇定。他猛的发现自己已习得了一个新的能力—[超越速度]。
“原来那只疾风狼也是因为拥有这个能力,才能跟猛虎抗衡周旋,但那只猛虎实在太过于强大,我甚至没有见过这种变异生物。”安格静静地想着,“如果这变异生物发展起来,将来一定会是一个令所有人恐惧甚至毁灭一切的存在。”
话说这猛虎拥有翡翠的鳞片外裹,四肢都化为透明的晶体,隐隐看那锋利得似乎能撕裂空间,背上生长着和瞳孔一样颜色的紫色羽毛翅膀,只是还未发育完成。
安格尝试着新得到的能力,发现自己无法用它发挥成疾风狼那般强大,最大的能力也就只把自身的速度提升了一点点。
“或许是还没有领悟超越速度的真谛……”
即使如此,安格也依然浑身战栗,不是因为恐惧,而是因为激动。这次的冒险,安格收获的不仅仅是[超越速度]和身体素质,还有那迅速变强的特殊方法。

安格继续游行着,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一次次的死亡以后,渐渐变得灰黑。

“这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齐格列特激动的一掌拍桌,直接将钢制的桌子拍得粉碎,他从椅子上站起,环境的昏暗让人看不清齐格列特脸上的表情。他不安地在办公室踱步,忽然他想起了什么,他缓缓抬起头,眼中暗银色的瞳孔在黑夜中格外明亮。
“让瑞克罗尔过来。”齐格列特这样吩咐道。
许久,一道健硕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,他正要开口询问,却被齐格列特的话打断了思路。
“你,死吧。”
话音未落,数十道暗银色的锋芒便直直冲向满是惊恐的瑞克罗尔,速度快得隐隐有撕裂时间的迹象,能量凝聚的锋芒周围的空间甚至被这利器带着流动而扭曲,其中恐怖的蕴含另任何一个人都望而生畏。
这就是主宰级巅峰强者的力量!
仅仅是一点小手段便使瑞克罗尔狼狈不堪,他用尽了浑身解数,躲开了那恐怖的锋芒攻击,因为他知道,如果无动于衷,自己恐怕会在那能量中被吞噬,同化,以至于尸骨无存。
“背叛者,为什么。”
“你杀不了我的。”瑞克罗尔喘着粗气,双手撑膝盖,这位顶尖军事管理者从未如此狼狈过。他为了躲开这一击已耗尽体力,此时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还要虚弱。
齐格列特微微回头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他意念一动,左眼中顿时由银色瞳孔变为深蓝的漩涡,就像要吞噬一切,卷走尘埃。深蓝的眼球看向瑞克罗尔,心里猛的一震。
“居然……”齐格列特表面平静,但内心早已排山倒海。
“哈哈,您杀不死我的,想必您的灵视之眼早已发现,这是安培大人的次元障啊。”瑞克罗尔眼中闪过一丝嘲弄,闹中甚至已经在计算着逃跑的路线,他甚至不惧齐格列特的下一次攻击。
“……区区一个大师级,不过是有点手段罢了。杀你,易如反掌。”齐格列特眼中闪过一丝不屑,话音刚落,他右手紧缚着的绷带瞬间炸裂,露出一只无暇透明的手,甚至能够穿过手掌看到背后的景象。上面不时划过淡淡微光。
瑞克罗尔见到这景象,面容早已没有之前的镇定和不屑,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来的恐慌,那是即死之人的表情。
“虚空能量……你这是在背叛人类!”瑞克罗尔怒吼道,绝望和悲痛已填满了他的内心,在虚空的威胁下,人类引以为傲的次元障也显得黯然失色,这是超越一切的力量,唯有时间能与之抗衡。
瑞克罗尔渐渐地消逝着,一点点化为尘埃,这强大的刺客也将不复存在。
齐格列特重新束缚了右手,脑中浮现出那可怕的身影,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杀意。

绝望的灾难 肆

“我……明天就离开这里,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,将来我一定报答这救命之恩。”
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,安格收拾好了行李,这样说道。
蓝发少女略微有些惊讶,眉头微蹙。
“但是你的伤……”
“我的伤不要紧,我不能在你的庇护下苟活。我来这是为了复仇……总有一天我会牵连到你。我心意已决,请不要再劝我了。”
蓝发少女显得有些失望,但贵族的礼教让她迅速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她从袋子里掏出一条似乎是玻璃制成的透明项链,仔细看来,那上面镶嵌着细碎的六边形宝石,在烛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。
“这是我自己做的项链,能保佑你平安。”
安格一顿,最终还是接过项链。

“将来我三木一定报答这永世恩情。”

安格离开了蓝发少女的家,却是迷失了方向。对于如何复仇,如何赢得比赛的胜利,他没有半点信心,更没有半点打算。没有人能在短短一年的比赛时间内进行能力成长,而历届的执法者大赛,只有第一名拥有压倒性的实力,能够以一抵九还绰绰有余。而第二名以后的人,在执法者大赛结束后,通常以残疾和失去能力告终。
安格如一具行尸走肉般流浪着,饿食草根,渴饮泥水。却是日夜想念着那娇小的丽影,直到……那只变异生物的出现。
两米高的草丛中隐约传来一丝躁动,安格不禁紧绷了神经。那股躁动并不是什么野生动物所能制造的,两只生物所到之处便是寸草不生。移动的速度之快,以至于发出一阵阵的旋风,将边上的草丛压低了头颅。
很快,安格发现那比想象中的更加危险。两只生物并不是在决斗,却是一只虎在对一只狼进行单方面的碾压!
很快,风暴渐渐平息了,安格慢慢走进,发现那里只剩下一具被撕碎成几片的尸体,周围都布满了血和枯草落叶的混合物。尸体已经被撕裂成一片片肉块,甚至看不出是什么生物的尸体,但却能看到尸体旁一片片翡翠色的鳞片发出淡银色的光芒。
不知不觉间,安格惊恐的发现自己距离这尸体却是只剩50米远,那是生物本能在推动着自己前进,他的双眼放出微弱的金光,就好像饿狼对于食物的渴望。
此时的安格,确是对这尸体充满无限渴望,他猛然发现自己的双腿已不受自己的控制,开始飞奔起来。
吃!吃!吃!
安格脑中被这欲望完全占据了身体,开始大快朵颐起来,如同一只猛兽一般进食,手脚并用,甚至开始直接伸头埋在肉堆中啃食。安格在以后的生活中想起,还隐隐后怕。
很快,暴食的安格结束了进食,瞳孔从亮金色又回到了原来的暗金色。
刹那间,风吹草动,但安格发现那并不是风吹,而是生物的飞奔。他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—那一定是捕猎的猛虎回来搜刮猎物了!
来不及多想,安格拔腿就跑,但那猛虎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越常人,或许只有全盛时期的安格能够与之媲美。随着音爆一步步的逼近,只在那电光火石之间,安格的双目对上了那暗紫色的眸子。
那是一种看待猎物的轻蔑,甚至没有半点对于食物被偷走的恼怒,安格因为恐惧和紧张,霎时全身血液都开始滚滚流动,脑中甚至回响着浩荡的回声,如巨浪拍击沙滩,猛江冲撞峭壁。正当安格准备用尽全力打出致命一拳的时候,天空中爆出了灿烂的血花。
安格被撕碎了,败得那样干脆利落,仅仅一个照面便瞬间被秒杀。这是一场没有平衡可言的战斗,就如狼与这虎的战斗一样。
而执法者大赛,也是这样的世界。

高一以来的感受

这几天逐渐熟悉了高中的生活,说真的,不好受。
不习惯,不喜欢,可能都来源于这里极端恶劣的住宿环境。但是可以聊以自慰的是,这里的风土人情都很棒。
以前总是居于高位,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成绩都在班级是顶尖水平,来到这所重点中学,真的感到一股无力,似乎就是从天而地的降落。我内心虽然明白自己已经是底层人民,但久久无法接受。
来到高中的第三天就让填了一个以前当过的职务的表格,我想了15分钟,将自己班长和电教员的职位抛之耳后,又为了不让这个数据看起来这么令人难受,我用全是填了一个“信息技术课代表”上去。
很快便验证了我的猜想,老师是根据这个来选班干部的,我估计这是我来到高中做的一个重要的选择,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。我实在受够了初中三年的高位生活,不断地与老师接触,尤其是某位老师的尽力挖苦,原因是我看起来对他的教学不屑,而那只是我对待事物的冷静。

很快我便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普通学生。一看到班长和电教在不断忙碌,心中就莫名一阵快意,甚至有点幸灾乐祸。仿佛看到初一的自己,那样朝气蓬勃,信心满满,对班级贡献自己的力量。然而三年之后,或许只剩那尘埃,甚至只想让同学们忘记自己是班长。

初三一年的学习,几乎让我对事物的兴趣消失殆尽。虽然只想好好的学习,但是初三遗留的东西让我极度不适应。高一即将迎来的篮球赛,我并不想去看,却是有点排斥心理。我感到对这种心境无比恐惧,那会导致我在这里难以存活。我开始怀念初中的同学,人际,过往的经历和紧张的心境。但是,再也回不去了。
久而久之,似乎一个人走,一个人做事,一个人吃饭变得习以为常,孤独和怀念压在心中,一个人沉静的感觉令人上瘾。那让我能够思考和怀念。

高一,新的开始.

真的,时间非常快,转眼我已经高中了。
种种不适应接踵而至,不管是学习环境还是生活环境,都大大降低了。宿舍10人一间,独立卫浴一间还没有热水。教室56个人坐,我坐在最靠边靠窗的位置,而这个位置甚至光线不太好。
这个中学怎么说也算是个重点,但是这个环境真的令我难以置信,可能是养尊处优惯了。
忙碌了一个暑假颗粒无收,这种情况真的对我打击很大,服务器忙碌了一个学期和半个暑假,开起来却连租费都收不回来。
这次打算开个普通生存服,也是尽了脑子中的想法了。我这个人创造世界的愿望总是非常强烈,只能通过开服务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来实现,但总是不尽人意。这次开生存服,融入了自己很多的心血,而且目前进度看来大概只有20%的样子,虽然地图之类的设定都已经搞好了,但是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高一大概会比较清闲,可能会重拾旧坑,把暑假开的小说坑填上。
大概想到要重新记录以前角色的设定和名字,头就一阵烦emm
其实第三章已经填了3/4,后来旅游结束就没什么时间来搞了,于是就半弃坑晾在那里

是在准备离开家去学校的时候匆忙写下的文章,以表示自己的回归?

仅此而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