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

有关最近的事

博客在开学没多久就停更了好久,一方面是没时间,第二方面是因为懒。。
昨天忽然想更新,结果博客403了。。后台也404
委托朋友帮忙看了一下,据说是因为某个typecho漏洞导致的数据丢失,幸好数据库没事,不然几年来的心血都要付之一炬。
准备着手填坑小说了!

绝望的灾难 陆

安格的身体状况在一次次地好转,死亡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这几天他不断地猎杀变异生物,一步步依靠着吞噬血肉的能力,他以他进化的经验成功从学者级后期轻松突破到了大师级中期。他隐隐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一步步接近那位蓝发少女,但是距离自己的巅峰还差的远,也就是撕裂级后期强者。
“还不够……我还要更强……”安格心里愤愤地想着,“如果只达到巅峰时期,与父亲也根本不能一战。”
安格沉思着,正想着未来的对策,忽然远处发出一声巨响,将安格从沉思中拉回现实。
从树林里狼狈地跑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奇怪的是,这位老人并不因为衰老而慢吞吞的,却跑得出奇的快。他的后面跟着一只浑身雪白的豹子,正在穷追不舍。
“成年雪原猎豹,撕裂级前期实力……或许能够一战。”安格静观其变,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机。
很快,老者在短短三秒之内被追上了,雪原猎豹一个飞扑将老者按倒在地,他的身上却是多了几道黑红色的绳索缠绕。
“超越速度。”
嗖嗖嗖!
安格破开了空气,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对猎豹出手了,这一拳打得它措手不及,巨大的力量使雪原猎豹身上发出了碎裂的声响,旋即飞出去三米远。但毕竟是成年雪原猎豹,战斗经验丰富,它迅速稳住了身形,死死地盯着安格。
安格那使出毕生精力的一拳也让他的手不好受,他的整只手都沾满了血,上面混杂着些尖锐的冰晶。
“撕裂级初期……即使是初期也还是太强大了……全力的一拳都无法将它重伤。我的超越速度不能用太多次,不然迟早要被它耗死……”安格与猎豹对峙着,谁也没有率先出手。
“接着!”远处,躺在地上的老者大喊,“注射这个你才能赢!”话音未落,一管玻璃管包装的针剂从空中飞过。安格随手一接。
没想到这一接不要紧,猎豹的眼睛顿时变得血红,一个箭步冲上来就要抢这针剂。安格见势不妙,马上意识到这不是等闲之物,顿时将这针剂打入了自己的身体。
这针剂内的液体瞬间流入安格体内,在血管中欢快地奔跑着,马上到达了脑内。安格的意识一点点变得模糊,连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便晕了过去。
雪原猎豹见状,恼怒万分,想要的东西被人抢了,而且还被人喝了。它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一掌落在倒下的安格身上。
轰!!!
猎豹掌下顿时发出巨响,力量的余烬甚至波及到几十米外,刮得周围的树木都被压弯了枝干,离得近的大树甚至被拦腰折断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金色之瞳猛的睁开,迅速审视着周围的环境。
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做什么?
安格从床上迅速坐起,等待着自己记忆的一步步恢复。
这是一间古朴的房间,跟现代的建筑比起来相差甚远。它由细原木堆砌而成,用坚韧的藤条一根根编制起来做成围墙,原木之间生了点点青苔,甚至还有藤蔓从中间伸出来出来。窗户上精心放置了一束束鲜花,一道道柔和的阳光从外面发散进来。
噢……这是……
安格的心中猛然一跳,努力地回想着房子的主人。忽然,一声“吱呀”的门声打断了安格的思绪,同样回答了安格心中的疑问。
那是他朝思暮想的蓝发的少女。
少女手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药,显得有些意外。继而脸上浮现出欣慰的微笑,她的眼角闪着点点泪光。
“你……终于醒了……”
“我……又被你救了……”安格苦笑着说道,低头看着手中那碗中药。忽然,他脸色大变。
只见他的手隐隐飘过黑色的流光,手指已经变成半透明的状态。上面的流光凝聚起来,刹那间,一道极强的光线暴射而出,安格又一次昏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