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……在哪里?
安格睁开眼,这是一片空灵的地区,四周遍布着白色的烟气,背景深黑,但又不显得黑暗。视野内异常的明亮,安格环顾四周,发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影。
那人影正一步步朝安格走来,每一步都寂静无声,就像全息影像一般。安格无法看清他的面目,人影通体透明,散发着黑色的波纹。安格猛的想起,那波纹是他手上的,那股强烈的能量。
那股人影很快走到了安格面前,停下了均匀的步伐。
“虚空之子。”人影发出这样的声音,这并不是人类的语言,到惊奇的是,安格能够明白它的意思。
“什么?”
安格惊愕了,“虚空”一直是人们忌讳的对象,上一次人类毁灭就是因为强大虚空的力量,而这种恐怖的力量能够使生物,灵魂,或者说一切事物彻底消失。而这人影却称安格为“虚空之子”,着实让他惊讶,疑惑,甚至是恐惧,害怕。如果自己掌握了虚空之力,那一定会变成全民公敌,被全世界的人追杀。
旋即,人影居然一点点出现了表情,一双淡灰的眼睛眯着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忽然,那双眼睛又恢复了正常。
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微微上翘的嘴脸线,让安格感到一丝寒意。
“'重生者'吗……真不错呢……那就由你来继承这份力量吧。”人影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“不要!滚!”安格愤怒的站起来,“凭什么我要得到这种东……”
嘭!!
一声巨响,安格从原地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安格惊恐的看着人影,在力量爆发的一瞬间,他能感受到那强大的威压,这种力量甚至比他父亲的巅峰实力还要强得多。
“忘了告诉你,你的命是我给的。我虚空帝如果没有给你[川流不息],你怕是已经早死了千万遍了吧。多亏了那'阿芙洛针剂',不然你的身体早被虚空无限吞噬了。”

虚空帝说完,没等安格开口便隐去身形,世间的一切忽然变得耀眼起来,安格重新回到了现实。

这是……
满目疮痍的景象。
断壁残垣,灰烬满地,天空染上不祥的黑,房子早已烧得不成样子,焦炭般的朽木下还有燃烧的黑色余火。只有一根蓝色的,闪耀的法杖熠熠生辉。
安格心头一紧,泪水充斥着眼眶。
“不要……不要这样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安格的手,慌乱地搬开那一块块焦炭。猛然间,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。
啊!!!
眼中充斥着血丝,一脸的肮脏,那年轻的帅气早已消失殆尽。蓬乱的头发,在那漫天的吼叫中显得更加凄惨。
他不自觉地跪下了,泪水流了一地,衣衫褴褛。在他的面前,是那蓝发少女。
她早已不成人样,身体四分五裂,似乎被强大的能量直接轰碎。血液凌乱地挥洒着,白骨森森,还能看到露出的内脏。
她死了,被安格的虚无之力杀死。
“为什么!为什么要这样对我……我做错了什么!”安格崩溃着,自己唯一爱的人被自己亲手杀死,那是贯穿灵魂的痛苦。他举起匕首,往自己身上一刀一刀地插着,忘记了疼痛。
“快让我死吧!别再这样下去了!”他流着泪,身上的刀口汩汩地流出鲜血,但是再怎么破坏,他始终没有死去。
“你可真是个废物……安格……快死吧……”他闭着眼睛,跪在地上,头因为过度的痛苦而靠在地上。“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,你的力量还有什么用……”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