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痛啊,真是痛苦。
快醒过来啊,快点活过来,我还要复仇啊……
被撕碎的安格化为了灵识,处于一个黑暗的世界中。撕裂和粉碎的痛感无时无刻传遍了安格的身体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经历着巨大的痛苦,像古代的海刑,将活人一点一点剁成肉酱,或是生生剥下人皮。那种剧痛是持续而长久的。
没想到……居然这么痛苦……好痛,真的好痛……
这是安格在经历手术以后的最大收获,他在濒死之时失去了他原有的超强能力,但是他确是在巨大痛苦之后觉醒了一个新的能力—[川流不息],这个能力目前在世界内都没有任何记载,如果加入了世界评级,或许是一个(狂)级能力。
[川流不息]能够给能力持有者提供永恒的生命力,接近不死的状态,只要能力者还有灵能残留,那么使用者就不会死亡,不管在多大的打击都会基因重组而复生。但是会对使用者造成极大的痛苦,以至于安格的(强)级意志力也无法抵挡。
在这个世界中,世界能力委员会对所有能力进行评级,从高到低分别是(狂)(裂)(强)(冲)(穿),而意志力,精神力以及各种技艺的评级也是按这个分类。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安格仍在巨大的痛苦中挣扎着,但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渐渐变轻,到最后变得极其微小了。
朦胧的眼皮渐渐睁开,金色的瞳孔又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。血肉模糊的安格终于复生,这次的安格,四周的血肉凝结的速度明显加快了。
「速度是战力的本源」
「阻力阻挡速度的提升」
「破开空气,便能超越速度」
「……」
六个小时后,安格重新站了起来,眼中多了一份坚毅和镇定。他猛的发现自己已习得了一个新的能力—[超越速度]。
“原来那只疾风狼也是因为拥有这个能力,才能跟猛虎抗衡周旋,但那只猛虎实在太过于强大,我甚至没有见过这种变异生物。”安格静静地想着,“如果这变异生物发展起来,将来一定会是一个令所有人恐惧甚至毁灭一切的存在。”
话说这猛虎拥有翡翠的鳞片外裹,四肢都化为透明的晶体,隐隐看那锋利得似乎能撕裂空间,背上生长着和瞳孔一样颜色的紫色羽毛翅膀,只是还未发育完成。
安格尝试着新得到的能力,发现自己无法用它发挥成疾风狼那般强大,最大的能力也就只把自身的速度提升了一点点。
“或许是还没有领悟超越速度的真谛……”
即使如此,安格也依然浑身战栗,不是因为恐惧,而是因为激动。这次的冒险,安格收获的不仅仅是[超越速度]和身体素质,还有那迅速变强的特殊方法。

安格继续游行着,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一次次的死亡以后,渐渐变得灰黑。

“这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齐格列特激动的一掌拍桌,直接将钢制的桌子拍得粉碎,他从椅子上站起,环境的昏暗让人看不清齐格列特脸上的表情。他不安地在办公室踱步,忽然他想起了什么,他缓缓抬起头,眼中暗银色的瞳孔在黑夜中格外明亮。
“让瑞克罗尔过来。”齐格列特这样吩咐道。
许久,一道健硕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,他正要开口询问,却被齐格列特的话打断了思路。
“你,死吧。”
话音未落,数十道暗银色的锋芒便直直冲向满是惊恐的瑞克罗尔,速度快得隐隐有撕裂时间的迹象,能量凝聚的锋芒周围的空间甚至被这利器带着流动而扭曲,其中恐怖的蕴含另任何一个人都望而生畏。
这就是主宰级巅峰强者的力量!
仅仅是一点小手段便使瑞克罗尔狼狈不堪,他用尽了浑身解数,躲开了那恐怖的锋芒攻击,因为他知道,如果无动于衷,自己恐怕会在那能量中被吞噬,同化,以至于尸骨无存。
“背叛者,为什么。”
“你杀不了我的。”瑞克罗尔喘着粗气,双手撑膝盖,这位顶尖军事管理者从未如此狼狈过。他为了躲开这一击已耗尽体力,此时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还要虚弱。
齐格列特微微回头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他意念一动,左眼中顿时由银色瞳孔变为深蓝的漩涡,就像要吞噬一切,卷走尘埃。深蓝的眼球看向瑞克罗尔,心里猛的一震。
“居然……”齐格列特表面平静,但内心早已排山倒海。
“哈哈,您杀不死我的,想必您的灵视之眼早已发现,这是安培大人的次元障啊。”瑞克罗尔眼中闪过一丝嘲弄,闹中甚至已经在计算着逃跑的路线,他甚至不惧齐格列特的下一次攻击。
“……区区一个大师级,不过是有点手段罢了。杀你,易如反掌。”齐格列特眼中闪过一丝不屑,话音刚落,他右手紧缚着的绷带瞬间炸裂,露出一只无暇透明的手,甚至能够穿过手掌看到背后的景象。上面不时划过淡淡微光。
瑞克罗尔见到这景象,面容早已没有之前的镇定和不屑,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来的恐慌,那是即死之人的表情。
“虚空能量……你这是在背叛人类!”瑞克罗尔怒吼道,绝望和悲痛已填满了他的内心,在虚空的威胁下,人类引以为傲的次元障也显得黯然失色,这是超越一切的力量,唯有时间能与之抗衡。
瑞克罗尔渐渐地消逝着,一点点化为尘埃,这强大的刺客也将不复存在。
齐格列特重新束缚了右手,脑中浮现出那可怕的身影,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杀意。